科室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室新闻
有这样一群人“组团式”援藏,将拳拳爱心撒在雪域高原
来源:宣传处编辑发布 查阅次数: 发布日期:2017-09-14

“那里天蓝、水清,草地像绿毯伸向远方,那里的神山圣湖雄奇壮美,异域风情曼妙生花......”从山南回到六安已经月余,但只要说起那片曾经“战斗”过的地方,第二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员依然充满眷恋。对口支医工作只有一年,但援藏队员却在有限的时间里用心传承帮带,在让技术扎根高原的同时,也为当地留下一支撤不走的医疗队。

市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陈云峰(左二)到达西藏,在西藏山南人民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医疗支援工作

头晕气喘,是高原的“见面礼”
    去年7月,我市针对藏区医疗建设的实际需求,从耳鼻喉科等专业精心挑选出3名业务骨干,作为安徽省第二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的队员,去往相隔4000多公里外的西藏山南,进行为期一年的对口支医工作。来自市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陈云峰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    “没到过西藏你一定无法了解她的美,但是没到过西藏你也一定无法体验环境的恶劣。”陈云峰对这句话深有体会。3700米左右的平均海拔,干燥、高寒、低压,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的一半左右,这些让队员吃了不小的“苦头”。虽然大家提前几天就服用了预防高原反应的药,但还是出现了头痛、气喘、胸闷、流鼻血等不适反应,吸氧也无济于事。“不能大喊、不能大叫,连走路都要慢慢的。”陈云峰戏称这是在练“太空漫步”。
    尽管援藏指挥部为了让队员们有个相对好点的生活条件,动了不少脑筋,但是,艰苦的自然条件还是一次次地挑战着队员们意志和身体极限。
  时间有限,要把技术留下
    时间只有一年,要做的事情很多,援藏队员来不及好好休息调整,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。很快,援藏队员便发现,最大的困难不是高原缺氧,而是医疗底子太薄弱。虽然有第一批队员打下的基础,但情况还是出乎了队员的预料。尽管支援的山南人民医院在当地是龙头医院,可是医疗水平跟全国相比仍有差距,条件相对发达地区常见的可治愈疾病在这里,甚至可能夺去生命。陈云峰帮扶的耳鼻喉科,因为建科时间不长,专科药品、专科检查、治疗手段都有限,像一些常规手术在当地也未开展过。
    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。为了让技术“扎根”, 援藏队员积极利用已有条件,开展新项目,填补治疗上的空白。同时,迅速整理出课件,通过专题讲课、组织疑难病例讨论、手术录像播放讲解等形式,将各专业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疗规范给当地医生进行强化。临床实践中,每开展一项新技术,也都“手把手”教学,让当地的医生能够真正理解和掌握。
    在完成日常医疗工作之余,援藏队员将下乡义诊、送医送药作为援藏工作的重点。在山南,地广人稀,乡村之间动辄就是近百公里的距离,不少还都是山路,每次下乡都是一次考验。

市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陈云峰(左三)圆满完成援藏工作,凯旋归来

情牵万里,融入山南做故乡
    比起忙碌的工作、明显的高原反应,想家的情绪蔓延开的时候最难过。陈云峰到山南一个星期,77岁的老父亲就因为尿血住院,后来,母亲又因直肠包块也入院治疗,为了不让他担心,父母一直瞒着这事,直到援藏归来才在一次聊天中说起。
    如今,一年的支医工作已经结束,援藏队员也已顺利返回。谈及这段特殊的经历,大家受益良多。“在互相学习过程中,当地的医生和护士对我们由最初的礼节性尊重,逐渐转为信任、信赖,在遇到难题时,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们。”援藏队员表示,“即便人已不在山南,可是和当地的联系从未中断过。我们有一个微信群,同行们常在里面交流医学心得,分享又做了哪些手术,取得了哪些进步,遇到了哪些困难,有高兴事一起乐,有问题一起扛” 。

   相关链接
    2015年8月21日,六安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陈然、儿科副主任医师张海峰作为安徽省第一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的队员,来到雪域高原——西藏,开始为期一年的援助工作,支援山南人民医院发展,努力为藏民送去健康。
    2016年7月11日,六安市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主治医师陈云峰和安徽省第二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其他队员顺利抵达西藏,在西藏山南人民医院进行为期一年的医疗支援工作。
    2017年7月20日,安徽省第三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顺利抵达西藏山南。六安市人民医院血液内科主治医师郭峰作为其中的一员,将在山南人民医院开展为期一年的医疗人才“组团式”援藏工作。

 


Copy © 2014 The Luan People's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六安市人民医院
皖ICP备05004232号 Designed by Wanhu 皖卫(中医)网审[2015]第128号